- N +

恐怖故事:【记忆碎片】

恐怖故事:【记忆碎片】原标题:恐怖故事:【记忆碎片】

导读:

...


【记忆碎片】

本期投稿由读者“233”提供。

这是我人生记忆中的一些片段,在我的脑海里存在了很长一段时间,经常被想起,或许经过了自己大脑的加工,失去了一开始的真实。我对于自己记忆的开始,不是母亲的怀抱,也不是阳光明媚的下午,而是一场车祸。

当时我还不是我,记忆里的我是一个男孩,年纪无从知晓。记得天气阴沉,也许多云,我和一个女人(记忆模糊了无法判断)在乘坐一辆出租车,我坐在后排中间。突然之间,出租车师傅一个急刹车,我就飞了出去。接下来的时间很短,但是我却感觉很长,我身旁的女人头部因为惯性砸到了前座昏死,而我直直地飞了出去,头部砸到了挡风玻璃,期间我可以清楚的看到,师傅已经被安全气囊包裹了。我最后撞破挡风玻璃飞到了引擎盖上。然后记忆就断了。当我再醒来的时候,我浑身无法动弹,无法呼救,但我知道我在一个白房子里。不过房子的摆设大概是90年代的南方的风格(因为我现在身是南方人,见的大概也就是这种风格,不知道北方有没有),墙下半部分是绿色的漆上半部分是白色的粉墙。我移动比较困难,使劲转头,左边是一个女人,似乎浑身都是绷带,右边是一个那个年代的方形柜子。其余什么也看不见。期间能听到一些医生护士和其他人的喃喃,也许是与亲人交谈,但我忘了。

最后我突然非常轻松,可以起来了,我也可以听到声音了,不过我只能听到别人的哭声,我站起来,却飘到了空中,我看到了有两个人浑身绷带躺在病床上,周围有很多人,不过两个人都没有生气,我意识到其中一个是我自己,还有一个是那个女人。我很伤心,哭着说了声妈,但不知道是对哪个人说的,是那个与世长眠的女人还是床边的白发人?我注视了很久,我看着他们的慌乱与伤痛。后来一束白光模糊了所有,又变成了无尽的黑暗。等我再看到画面的时候,我看到我在城市的上空飘荡,漫无目的(也许是我自己不知道去哪里)地向着一个方向飘。我来到了现在家的楼下,从现在家的窗口飞了进去,看到了客厅里现在的祖母(奇怪的是,我当时知道她是祖母,不过也有可能是回忆的时候发现的),然后又朝着家的厕所飞去,我看到了一个小男孩在上厕所。然后不由自主地就飞了过去,完全贴到了小男孩的身上,然后我的视角就是小男孩的视角,也就是我的视角,我记忆里我现在身体的第一句话是:娘娘(南方杭州方言,意思是奶奶),嗯嗯(南方杭州方言,意思是上大号)。我表示我已经上好厕所了。然后我的祖母来了,帮我擦拭。这就是我记忆的一开始。后来我就一直在我体内。

五年级时,我得了急性阑尾炎,因为没有及时就医,体内严重发炎感染,去手术的时候,已经下达了病危通知书。当时,我插好胃管后,被送到手术室,和医生闲聊几句放松心情后,我被打上了盐水。然后我便失去了意识。据医生向我父母透露,我当时应该是放松了后,自己撑不住,因感染过度严重休克了,心跳呼吸均为零,如果不及时就医也许再迟三个小时,我就没救了。当时医生正准备打麻药却发现我已经昏迷了。当时我自己又有了记忆开始的感觉,在手术车上(当时还没被抬上手术台),我又浑身轻松,我看到了忙碌的医生们,和面前(视角的面前)的一些手术工具和设备,我也看到了浑身裸体的我,昏迷不醒,我站在一旁,任凭医生穿过,我只是呆滞的看着自己。不知过了多久,我的身后出现了两个光球,一个是全黑的,似黑洞一般,另一个是白的,我感觉被白洞吸引过去,但我知道,如果我被吸过去,也许,这条生命就没有了,于是我选择与这股引力抗横,走进了另一边的黑洞。感觉像一个次元的窗口一般,我看到这个世界的光从洞口慢慢变小——我在向深渊走,再后来就是无尽的黑暗。

很久,我又醒来,嘴里一个喷气的呼吸器(也许吧,反正很难受,最后咬着这个东西被护士发现了给撤了),我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,是21:30,,离手术刚好三个小时。我在这个重症监护室里待了人生最长的23个小时,我感受到了对亲人的渴望,对死亡真正的恐怖和敬意。我看见了一条条生命从我身旁离去。我邻床的女孩,前一个小时还生龙活虎,后一秒心脏衰竭了,对面的婴儿不停的哭啼,可一会也没有了哭声。令人惊奇的是,我父母在外等候,听到医生报死亡名单,听到了一个名字与我的很像的一个人去世了。他们在外焦急等待误听成我的名字,急忙赶去,发现不是,后来与我谈论此事的时候,我才知道,那个人,正是我身旁的那个女孩。我不知道这世上是否有什么替死或是什么灵魂存在,但是经历了这些无法解释的东西,我宁愿相信这些。我宁愿相信这是那个女孩给我偿还,也许是前世身旁的她,也许迟了几个小时的离世下辈子两人差了几年,她用命运与生命来偿还。我宁愿相信这是一种续命。

另外,梦也是一个神奇的东西。我常常梦到自己未来会经历的东西。我小学梦到的某个男生,在高中碰到了,相熟的地方,我一开始不相信,一直在记忆里检索是否只是有两个人很像,但是我始终找不到,但又感觉相识,只能归于梦。另外,梦中我有时也会变成一个女生(本人男)。当然不存在爱意,当时都小,也许是对那个女孩的歉意或是她残存的一丝游魄。很多我梦里的事,我已经经历过了。如果一定要科学来解释,只能是量子纠缠或平行空间了。但是我心中一直很矛盾。一方面是唯物,但从记忆开始到现在,我变得“唯心”了。不过从很多宗教来看,对来生的描述说法都类似,也许来生真的有,灵魂真的有,记忆是对的,孟婆的汤对我失了一点效果。这近20年来,这个记忆一直困扰我,家人不信宗教,所以我没有向他们倾诉,我找到了木偶家,给大家讲述这个如梦似幻的记忆。字数有限,一些东西还是不能写尽,前后也删改了一些藻饰,尽量简洁。最后还是感谢大家来到我的记忆与梦。

</body> 

收藏(0)
返回列表
上一篇:
下一篇:

发表评论僵尸王恐怖漫画

快捷回复:

    评论列表 (暂无评论,共1984人参与)参与讨论

    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