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 N +

恐怖故事: 【中元节诡事】

恐怖故事: 【中元节诡事】原标题:恐怖故事: 【中元节诡事】

导读:

...


【中元节诡事】

本期投稿由读者“巍巍太行小伟伟”提供。

那是二零一零年的农历七月十五,各地都有中元节祭祖的习俗,当然各地区的方式也不尽相同。我的老家——山西,通常是在晚上祭祖,在七月十四这天晚上便要把祖先请回来香烛供品供奉一日,十五这天晚上再送走。请回来送回去要在同一个地点,在我们这里通常都是在村子外面小路上的一个角落。我是无神论者,从来不信鬼神之说,直到后来发生了这件事情。十五晚上我们一大家子在家里燃香磕头,就要送先人离开了,然后托盘端上冥币元宝纸钱等等出门,来到村外。由于家族人比较多,小路又很窄,烧香纸的时候人都往后退,我不自觉的退到了路边上...

因为我们家族人多所以来的时候算是村里最晚的了,路边上都是一堆堆烧完了的纸灰,我们家族大,冥币纸扎也多一些,所以烧的时间也比较久。诡异的事情发生了,从我站到路边到烧完,最少五分钟,我的右脚一直站在一堆烧完没多久的纸灰里,纸灰的温度非常高,但是在这五分钟里我没有任何感觉,长治七月十五还是二十几度的温度,大家基本都是夏装,凉鞋,直到我们那堆烧完我才觉得怎么脚这么烫,心里还在纳闷,站了半天竟然没有感觉到,一旁的兄弟们看到了还笑我,看看鞋底烫坏了没。我也没往心里去。完事磕个头就各自回家了。

我是一个大车司机,第二天就正常出车了,也就是从这天开始身体一直不舒服,每天都感觉呼吸像是在火炉旁边一样,每一次呼吸都要烧着鼻毛的感觉。起初我以为是上火了,去看医生也看不出什么,我没有什么不良嗜好,除了不出车休息的时候偶尔喝点酒,但是从不误事,喜欢健身,所以也没往别的地方想,只是觉得可能出车累了没歇够,没休息好...这种情况持续了差不多一个月,在快到八月十五的时候。有一天到一个矿上排队拉煤,中午吃完饭,车队要到下午四点才装车,就路边排队休息,车上有卧铺,我刚刚睡着就做了一个噩梦,梦到在一片荒原上有间小木屋,外面有木头栅栏,我在屋里不会说话也动不了,忽然来了位女生牵着我的手把我拉了起来,脚不沾地飘浮着跟着她往外走.

当时睡得不深我还有意识,可以听到窗外没有睡觉的车队司机们聊天,这感觉似很玄幻,可是自己又起不来,就是俗称鬼压床的感觉。我从小胆子大,就没在意继续睡可是睡去又是重复的场景,同样的木屋一个女生拉着我的手往外飘,外面天气乌云密布,我开始有点不安了,毕竟这种重复的梦境我还从没梦见过,而且还是大白天中午的半梦半醒,因为后面求证过车队哥们,甚至收音机里的内容我都记得,所以当时绝对是有意识的,我想努力的挣扎着起来,但就是起不来。我就想,是不是因为白天上厕所,都是在路边树林里解决,惹上不干净的东西了,因为毕竟路边都是坟地,才做这种梦,可是起又起不来只能作罢,但是还想她能把我怎么的,又接着睡,结果又是一样的场景。

同样的场景接二连三的出现,我顿时有些慌了,这是要把我带走吗?急中生智,我想起电影里遇到这种情况通常都会念佛经这些,当时也是急的,南无阿弥陀佛,南无阿弥陀佛的念,结果啥用都没有,眼看着那个女生带着我已经出了小木屋的院子,真是害怕极了。突然想起倩女幽魂里,燕赤霞念的金刚经,于是波耶菠萝蜜,波耶菠萝蜜,波耶菠萝蜜的念了起来,就在这时听见耳朵里,也可以说是脑袋里面,一个女生惨叫一声,啊!我立马坐了起来,浑身都被汗水湿透了,我把车队朋友们都叫过来问他们听见我喊他们了吗,结果都回答不知道,从我躺下已经过去差不多半个小时。我这才细想这一个月来,身体的反常是否和今天发生的事有关联。

晚上跑完这趟收车回家,让媳妇给我去看看,其实就是找我本家一个自小残疾的父辈,他看了点奇门遁甲,就给他人算命维生,但是我从来不信,可是遇上这么稀奇的事只能试试。结果媳妇回来说你躺着吧,晚上给你送送,咱也不懂,反正解决了问题比啥也强,晚上媳妇照着吩咐裱纸裱碗,我躺着也不知道具体怎么弄的,反正十二点以后忙活一阵就休息了。第二天起来感觉神清气爽,精神百倍。媳妇告诉我,说给你算了,是有女鬼缠身,跟我要钱,我说我又没欠谁钱,干嘛跟我要钱,媳妇说七月十五人家就跟上你了,我这才回想起是不是因为我踩着烧完的冥币纸灰人家拿不走,才一直跟着我。天天呼吸就像火堆旁边,难受一个月,最终爆发才打算吓吓我带我走。这件事让我明白,举头三尺有神明,可以不信,但是不可不敬...

</body> 

收藏(0)
返回列表
上一篇:
下一篇:

发表评论僵尸王恐怖漫画

快捷回复:

    评论列表 (暂无评论,共3130人参与)参与讨论

    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