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 N +

恐怖故事:【学校诡事】

 恐怖故事:【学校诡事】原标题: 恐怖故事:【学校诡事】

导读:

 恐怖故事:【学校诡事】...

文章目录 [+]

 恐怖故事:【学校诡事】


【学校诡事】

本期粉丝投稿由“豆”提供。

那是2013年,那年我刚上初一,我要说的这件事是发生在我们学校,亲历者是我的一个朋友。那时候,我们的教学楼一楼,每个班级都有一个垃圾车,需要每天晚上组织同学去倒垃圾。那天晚上是英语课,是我们都不喜欢的课,为了能早点度过这难熬的时刻,我和我的朋友就抢着去倒垃圾。垃圾场和教学楼之间隔了一个操场,操场西边是一个厕所。那天晚上下着小雨,虽然季节依旧是夏天,但那风却让人感到异常的寒冷。

我们推着垃圾车向垃圾场走去,正路过厕所的时候,人有三急,我朋友说他想去厕所,我说先倒了垃圾再去吧,我朋友想想也是,反正路也不远,就同意了。可能是真的憋了太久,他有些忍不住了,便一个人加快了速度,跑着推起车来,不一会就到了垃圾场,倒完垃圾,完成了任务。我们便回去了,他实在憋不住了,要去厕所,我看雨也下的越来越大,就说道:“你上完厕所直接回教室,我去把垃圾车放好,就先不等你了。”他应了一声,就往厕所跑去,我把垃圾车放好,回去时已经上了十分钟的课了,老师问我干什么去了,我便答道和他倒垃圾去了。老师满脸怀疑的问道:“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,那他呢?”我急忙回答:“他上厕所去了,马上就回来了。”老师没说什么,让我入座继续讲课了。

四十五分钟的课很快就结束了。可是他依旧没有回来,我心想他不会是掉厕所里了吧?刚想着,就见他神情恍惚的回来了,老师见他上个厕所上到下课了才回来,气不打一处来,对他劈头盖脸地一顿训斥,接受完老师的“洗礼”,便无精打采的回到了座位上。我立马冲到他身边,想调侃他。 我还没来得及幸灾乐祸,他就失魂落魄地问我:“豆,你说这世上有鬼吗?”我正想嘲笑他都什么年代了还有这种封建迷信的想法时,发现他脸上的神情十分严肃,同时还有一些慌张与惊恐,刚到嘴边的笑硬生生地憋了回去,关切地问他:“你为什么会这么问?”突然联想到,他这么长时间没回来,会不会是碰到什么了,我不等他回答我,急忙问道:“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?你干嘛去了?”他闭上眼,长呼一口气,语气略微颤抖地说:“我。。。我好像碰到鬼了,不对,不是好像,我觉得那就是鬼!”我似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,赶忙追问他到底怎么回事,他对我说出了刚才的经历。

原来,我推着垃圾车走了之后,他便急着跑去厕所,想痛快地释放一番。结果半路上被一个人拦住了,那个人穿着黑色的衣服,一只手抬着一袋面粉,不由分说地就要他帮忙抬面粉,他毕竟忍了良久已经快到了崩溃的边缘,便不耐烦地回了一句:“你不会自己抬吗?一小袋面粉,你一个成年人怎么会抬不动?”说罢,便向厕所冲去,可是那人丝毫不讲理非要拦住他,硬要他帮忙抬,说自己一个人抬不动。可是人有三急,尿意实在难忍,他为了能上厕所只能先说道:“我先去上个厕所,一会再给你抬,上完再帮你。”此时雨早就下大了,那个黑衣人依旧在外面站着,同时还一只手抬面粉,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,他趁着夜色回头一看,就看到极其恶心的半边脸,似乎被人砍砸过一样,血肉模糊。

甚至看得到牙床与骨头,那鲜红的血似乎在告诉他这是刚才受的伤,他一个初中生哪见过这等场面?恐惧犹如潮水快要漫过他的全身,心里千百个念头不断闪过,上厕所都不再是重要的事了,内心不断告诉自己要镇静、要镇静。迟疑一下便鼓起勇气镇定地说:“你下雨天抬面粉这面粉还能用吗?你等我这么长时间自己早抬过去了,你一只手抬不动,两只手一起抬不就行了吗?我还得上课呢,实在不好意思帮不了你。”说罢就要准备冲刺逃离这里,黑衣人似乎感应到了他的恐惧,挡在我朋友面前,断了他的去路,声音含糊地说:“我家很近的,你就帮我抬一下吧,不然你也不要想去上课。”他绷着的那根弦终于断了,恐惧让他放弃了挣扎,深深感到自己的无力。

权衡再三只能硬着头皮去帮忙抬,伸出略微颤抖的手,接过那袋面粉的时候。好巧不巧刚好那黑衣人转身,另一只上衣袖子甩在我朋友身上——竟然没有胳膊!那空洞虚无的袖子,明显里面不可能有任何肢体的存在,但是此时已经骑虎难下了,想跑却又怕遭受更大的伤害。他只能默默提着面粉,亦步亦趋地跟在黑衣人身后走着,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遭受伤害,无数次想丢下面粉,冲刺逃离,可是恐惧让他丧失了勇气与体力,只能默默走着。走了一会,就走到宿舍区后面的一个小胡同,黑衣人突然停了下来说:“我还有点事,你自己进胡同吧。胡同里的第一户人家就是我家。”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走了,他仔细看了下胡同,就多看了胡同一眼的功夫,再想转身询问的时候,那黑衣人已经不见了踪影,他一边庆幸黑衣人的离开,同时又不敢违背黑衣人的要求,只好自己独自一人进了胡同。

胡同周围很黑,只有淡淡的亮光,加上刚才黑衣人的存在,更显得阴森恐怖,他咬了咬牙,撒开脚丫子跑了起来,只想赶紧完成这个不属于他的恐怖任务。他一直向前跑,一直跑,跑了大概有5分钟的样子,终于看到了一户人家,他想了一下,应该就是这了吧,就算不是也扔这。把面粉扔下了,似乎轻松了不少,似乎丢掉的不是一袋面粉,而是一颗炸弹。这时,他才注意到这户人家的大门上的锁满是灰尘,墙头还趴着一只黑猫,气氛越来越恐怖渗人。刚卸下的炸弹似乎又背上了身,他决定不论如何都要逃离这里,打定了主意便不再犹豫了,用尽了全身力气往回跑,路上的景象一直在倒退,安全的感觉却在不断回归,也不知道跑了多久,终于跑回了教学楼,看到教室的灯光犹如看到了生的希望。他诉说完这一切,似乎终于轻松了下来。

我对他的话半信半疑,但是看到他的表情与湿透的衣衫,似乎又不像作伪。突然我发现他的胳膊上裤子上全是粘稠的液体,似乎是浆糊。才隐隐觉得这一切似乎是真的,他那晚不敢独睡,显然夜晚的遭遇让他心有余悸,我便和他同床睡了一夜。第二天,在好奇心的驱使下,我觉得应该去他昨晚遭遇的的地方看看。我按照他说的,来到昨晚的胡同,映在眼前的是一个十多米的死胡同,这似乎不够他奔跑五分钟,同时有着许多枯死的槐树。胡同的后面是一面高墙,我顺着槐树,攀爬上墙头,才发现对面竟然是一片坟地,我之前就听说过学校一般都建在旧社会的乱坟岗上,一直以为是无稽之谈,但今天亲眼所见过后,眼前的景象再加上他昨晚的遭遇,让我瞬间头皮发麻。一片毫无生机的坟地,墓碑东倒西歪,似乎很久没有人来祭拜扫墓了。此时有一个墓碑引起了我的注意,那一个墓碑特别的大,墓碑下面没有什么贡品,只有一个空的面粉袋。

</body> 

收藏(0)
返回列表
上一篇:
下一篇:

发表评论僵尸王恐怖漫画

快捷回复:

    评论列表 (暂无评论,共46人参与)参与讨论

    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