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 N +

恐怖故事:【变压器下的影子】

恐怖故事:【变压器下的影子】原标题:恐怖故事:【变压器下的影子】

导读:

变压器下的影子】我出生在东北的一个小县城,小时候我家这边还没有几座楼房,我家就住在城西的平房区。那时候的左邻右舍生的都是男孩,我们7、8个扎一堆,都是光屁股玩到大的小伙伴,感情...

变压器下的影子】

我出生在东北的一个小县城,小时候我家这边还没有几座楼房,我家就住在城西的平房区。那时候的左邻右舍生的都是男孩,我们7、8个扎一堆,都是光屁股玩到大的小伙伴,感情好的不得了。那段时间我们总是从外面玩够了才回家,而每次总有大人吓唬我们,说着各种恐怖的事情。虽然嘴上说不怕,但心里还是有点恐惧的。所以每次都是太阳一下山了我们就赶紧往家走。回家的路上左手边是一片片迎着夕阳的低矮的平房,烟囱里都冒着炊烟,闻着饭香味我们都能找到家,右手边是一个高大的变压器厂,红色的砖墙砌的高高的,浓浓的阴影笼罩着一片墙体,这墙还没有窗户,因为看不到,总觉得里面特别的神秘。厂子门口那有两个混凝土的电线杆,两个电线杆中间夹着一个变压器,每次路过变压器的时候都会发出嗡嗡的响声。

而就在这一天我们像往常一样,玩够了往家赶的时候,就发生了一件特别的事情,而这件事让我记忆里对于怪力乱神的看法产生了变化。这天和平时一样,我们迎着西下的太阳回家,红彤彤的晚霞映着天空都是红的,感受着阳光的温暖,但是太阳晒不到的地方总觉得很阴冷,就比如被高大的厂房遮挡的电线杆那段路。我这几个好友当中有一个叫亮子的,长的瘦瘦小小的,说话的时候也是有点娘娘腔,大家总喊他“娘娘”。在回家的路上他非要上个小厕才回家,其实离他家也不是很远了,可那天就是在那变压器下面浇了一泼,完事提着裤子就赶上了我们,这期间我总感觉好像有一双眼睛一直在盯着我们,可回头却又看不到,就觉得是自己想多了也就没有在意,一路打打闹闹的各自回家了。

因为大家住的都很近,屋子挨着屋子,谁家有啥声音都能听到。我到家不一会,还没来得及吃饭,就听见亮子妈嗷嗷的喊着:“儿子你咋滴了?可别吓唬妈啊”我一听这声音,就觉得不对劲,和爸妈赶紧跑了出去, 奔向了亮子家。出门左手边隔两趟,第三个大门就是他家。我跑过去看的时候,发现门口外围满了邻居,伸长了脖子向里观望。我个子小,在人缝中间钻了进去,一下子看到了我的好兄弟亮子。亮子今天本来和我们玩就穿了球服和短裤,脚上是他爸的拖鞋,而这会的装束简直妖艳的可以,他穿上了平时他妈跳舞的红裙子,还把他妈的口红画了满嘴,明明剃着毛寸,却两手在左边脖子那抚摸,就像那留着一头长发一样,说出口的哪个声音更是让我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,他头顶裸露的房梁上悬挂着一根跳绳,打了一个死结,垂下来的绳子就贴着脖子,随时都可以把脑袋套进去。

本来就很娘的亮子一下就变成了姑娘,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妈,问:“你看我好看不?我想吃饺子,还想喝点酒,快点给我拿过来,你不给我,我就吊死”。我透过人群,看到亮子光着脚踩着家里切菜的菜刀,可能角度不对,隐约渗出一点血迹。亮子妈是个30多岁的中年妇女,头发这会儿乱糟糟的,身上穿着碎花的衬衫,扎着一个花围裙,根本凑不上前,一直大声嚷着“儿子,你咋滴啦?别吓唬妈啊……”这时候乱哄哄的人群让出了一人通过的路,亮子爸从外面回来了,拿着一个老龙口的瓶子,也不知道里是不是真的白酒,进屋就跟“亮子”说:“给你酒,来,赶紧喝。”亮子一看到酒,眼睛都放光,也不做抚摸头发的动作了,翘着兰花指就要拿酒。老房子离着近,亮子家北边墙是郑奶奶家。要是说起郑奶奶,那是我们童年的阴影也差不多,正奶奶那年70多岁,一脸的褶子,虽然老太太啥都没做过,但是那种发自内心的恐惧,让我们这群作死的孩子们也不敢凑合到她屋。

我们玩伴当中有个叫大伟的,是他孙子,不知什么原因,他小时左边的眼睛换成了一只猫的眼睛,第一次看的时候我们都要吓尿了,因为很明显那个眼仁是猫的瞳孔,一条竖线……有空再和大家介绍这个事。就亮子这样子的嗓门和门外的喧闹,隔壁的郑奶奶终于被吵到了,老太太佝偻着身子,两只手撵着一串不知道是什么的串珠,从人群里慢慢的走了过来,邻居们一下变得好安静,大气都不敢喘,静静的看着郑奶奶走进了亮子家里。这时候,妖艳的亮子忽然发现了敌人一样,那尖锐的声音,就像猫爪子抓到了玻璃,渗入人的灵魂,“死老太婆,别管闲事”郑奶奶像没听见一样,径直走进了屋子里,拿着厨房的一根筷子,和一碗清水就走向了亮子。忽然郑奶奶给我的感觉像是一个30岁左右健康的妇人,那股精气,可不是70多岁的老太太才有的。

 听不懂她用什么语言,在和这个妖艳的亮子沟通着,不大一会,好像没弹拢,然后就听见这个“亮子”尖锐的吼叫,郑奶奶念念有词的,忽然这个妖艳的亮子一动不动了,郑奶奶让亮子父母像包粽子一样的把亮子捆的结结实实,不慌不忙的从袖口拿出来一张符,哪个符忽然就自燃了,然后郑奶奶把化成黑灰的符纸丢进了水里,喂给亮子喝了下去。感觉一呼一吸之间就像过了好几个冬夏,亮子变得目光呆滞,郑奶奶这个时候拿起了筷子,神奇的是筷子竖在了剩下的黑水里,郑奶奶开始了问答,我听见风偶尔吹过来的声音,好像问着关于这个“亮子”的身世问题,在一问一答之间,我听见这个“亮子”说她6岁那年和父母走散了,然后就在这个变压器下面的地方,等着父母回来找她,那天她穿着红色的布袄,漫天飘雪,不大会就把她身上覆满了白雪,她又饿又冷,慢慢的就蹲了下来,后来,就不知道怎么了,也没等到她父母来接她,也不能离开那个地方,今天却看到一个像是空白的躯体走过来了,然后她一下就钻进了这个身体,她想吃好吃的,穿她最喜欢的红色衣服,还要回到那个地方等父母来接她。

郑奶奶听完了这些,又和她说了很多我不明白的语言,过了几秒钟的功夫,亮子的眼睛慢慢的睁开了,一下子看到郑奶奶,吓得一哆嗦,哇的一声就哭了,亮子父母一听是儿子的声音,急忙松开了绳子。我们几个要好的小伙伴慢慢的凑合到跟前看着这个化了妆的亮子,好像除了脸色煞白,别的都挺好。郑奶奶又拿出了三个黄色的小纸包,也不知道里面都是什么,告诉亮子妈,每天12点的时候准时让亮子喝下去,还有就是每天晚上9点以后,要去哪个变压器厂下去摆一些贡品和稀饭,这稀饭要背对着变压器,从肩膀的后面到出去,然后拿着空盒子走,不能回头看。果然,过了3天,亮子明显缓和了不少,和我们一起又开始了打打闹闹的生活,就是从那天起,他的脖子上始终挂着郑奶奶送给他的一个三角形黄色的布包,从那以后,他就再也没遇到过什么了。


返回列表
上一篇:
下一篇:

发表评论僵尸王官网

快捷回复:

    评论列表 (暂无评论,共12126人参与)参与讨论

    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